• 400-099-6690

更名之后,雪松信托哪些变化值得关注?

作者:选信托网      来源:选信托网       发布日期:2019-07-17

6月25日,中江信托官网发布公告称,经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江西监管局审批同意、工商登记管理机关核准,自2019年6月25日起,中文名称由“中江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”变更为“雪松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”,更名事宜的工商变更手续已于2019年6月25日办理完毕,并取得新的营业执照。


中江信托更换股东的具体详情,目前看来已经告一段落。对于个人投资者来说,中江更名为雪松信托后,哪些方面变化了,哪些方面没变呢?



哪些方面没变?



信托公司属性没变


无论股东背景如何更改,雪松信托仍然是作为一家信托公司存在的。这意味着雪松信托至少有以下几点不变:


  • 牌照价值不变。由于事实上已经冻结发放,信托公司牌照越来越稀缺,价值也水涨船高。此次中江信托70%左右的股份雪松大概用百亿受让,足见其金贵程度;

  • 业务范围不变。信托牌照也被称为“万能牌照”,基本上除了不能招揽存款之外,其他的债权、股权、二级市场都可以参与,信托业务与其他金融结合也产生不少新的想象,雪松将信托牌照收入囊中之后,信托业务能创新出什么新花样值得关注;

  • 监管部门不变,仍然受银保监会监管。信托受监管的力度和深度一直要远远大于其他固收类投资,对合规性要求较高,雪松控股目前旗下有不少私募基金在售,信托的项目标准一定会高于这些私募基金;


历史问题解决承诺没变


对于不少中江信托的老投资者来说,可能更关心的是雪松之前的承诺会不会发生变化,此次声明中也明确指出:“原有的业务关系和服务承诺保持不变”,“对于已逾期项目,我司将在监管部门的指引下负责到底,积极并有针对性地制定“一案一策”措施,妥善、有序地化解风险。”


复习一下雪松之前的承诺:


哪些方面变了?



从股权背景来看,信托公司摆脱“明天系阴影”,转入雪松旗下


中江信托和明天系的关系,我们在《明天系》一文中有过分析。2019年4月22日,中江信托股权变更完成,民营企业雪松控股代替明天系成为中江信托第一大股东。


尽管第一大股东易手,但中江的第二大实控人“江西财政厅”始终未发生改变。查阅历史信息就会发现,江西财政厅对中江信托始终保持着第一位的控制力,从历届董事会组成来看,中江信托董事中主要人员均为江西财政厅推举;从过往发行的项目来看,中江过去发行的项目大多为基建类和上市公司类融资项目,即使去年踩雷项目众多,但追究起来,每个项目的融资方各自独立,和信托公司也不牵扯,也就是说,中江的违约可以归结为风控的问题,和经济发展形势的问题,但不涉嫌其他明天系控股金融公司普遍存在的自融问题,即通过层层架构向明天系的空壳公司注入资金,例如此前被托管的包商银行


但是,此次股东易手之后,江西财政厅能否维持以往的影响力就要打个问号。从宣布收购伊始,雪松老板张劲的个人存在感就相当强,不但频频对媒体发声,还亲自面向投资者召开恳谈会,发起“信托史上最大规模收益权转让”,承诺解决风险项目等,一反信托业高管的低调姿态。一上来就能真金白银解决问题,张总对新中江信托(下称雪松信托)的控制可见一斑。


既往系列产品清空,“金鹤系列”、“金马系列”疑似切割


2019年之前,中江信托的项目大致可以分为几个系列,其中以“金鹤系列”“金马系列”“金海马系列”“金兔系列”较多,后来又发了主打资金池的“锐增系列”;其中风险项目较多的是主打工商企业融资的“金鹤系列”。自去年频繁爆雷以来,中江新增集合信托业务几乎停滞。


更名为雪松信托后,不但网站风格发生变化,产品列表已经清空,仅保留“投资者信息登记入口”:

图片来源:雪松信托官网


更名之后中江新项目尚无动作;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,与频频爆雷的“金鹤”“金马”等系列切割应该是比较明确的。另外,雪松信托的logo也发生了变更:


图片来源:雪松信托官网


运营模式改变(核心改变)


无论是前端的公司名称、信托项目变化,还是后端的大股东、实控人变化,反映到企业上,最终的落脚点还是运营模式的变化。


目前雪松信托披露的信息有限,例如高管架构如何调整,董事会人员推举(之前报道仅有一人在岗)如何进行尚未公开;雪松信托的项目也迟迟没有发行出来。


但从雪松信托的公开动作来看,比较明确的是张劲在各个场合发表过的“供应链金融布局”:传统金融不是雪松要走的路子,雪松控股想走特色金融之路,就是要做联通雪松上下游的供应链金融;雪松通过供应链金融,一方面获得上下游的收益,一方面赚取利息收入。


这个“供应链金融”用在信托公司上会发出来什么产品,目前还不得而知;但供应链金融的私募基金已经满天飞了,两年前开始小固就不断接到类似基金推销电话。下面是一个简版:


图片源自网络


什么是供应链金融?简单点说,就是围绕企业经营的采购、生产、销售环节中,针对环节上大的核心企业,根据整个链条的转动节点,设计出一些金融解决方案,帮产业链上的企业纾困解难。


举个例子,格力是一家信誉很好的企业,但是回款周期很长;假设A公司半年前卖给格力一批制冷剂,货值1亿元,约定一年后付清;但是一年还没到,A公司需要像B公司采购生产原料,那么他拿着这个对应格力的应收账款,找金融机构借钱后支付给B公司完成采购;到期后格力付款后再偿还金融机构。


不难看出,这里面有几点比较重要:一是对格力的债权为真;二是格力履约还款。为了保障这两点,供应链项目也做了诸如征信系统登记债权;控制回款账户等措施;理论上来看是形成了一个闭环,但供应链项目最大的问题在于,没有那么多格力



更多的供应链金融项目受让应收账款是采用打包受让的方式,例如上述项目表述为“国企A+或同等评级”,但无法具体到每一个债务人,那么这些A+企业之间是否有关联关系,会不会出具虚拟债权凭证;是否和私募基金管理方为关联企业;最后,即使6折受让,A+债务人能否履约也是问题,毕竟AA违约的都不新鲜。


不过,也正因为如此多的不确定性,供应链金融才有较强的利润空间,即使给到投资者10%,管理方还有得赚。把供应链金融做成信托项目后,不确定性会减小一些吗


现金流是永恒的难题,雪松花费百亿收入牌照,再花数十亿解决风险项目,无论今后的路如何走,新的雪松信托都必定会面临着巨大的盈利压力。信托公司目前压力之下纷纷探索转型,有做家族信托、慈善信托,有保险金信托、公益信托;但供应链金融信托尚没有落地项目。对于雪松信托如何创新出合规的供应链信托项目,大家都拭目以待。

  • 关注我们
  • 微信号
  • 财富热线
  •   400-099-6690
  • 在线咨询
  •   在线咨询  08:00-23:00
  •   LIVE800  08:00-23:00
点击收起
投资理财,从选信托开始 ! 400-099-6690
优质理财产品立即预约咨询